感覺上已經有很久一段日子,沒有和誰好好聊過天了,雖然電子郵件常有很多轉寄的訊息,但是我卻不太喜歡這些網路上的東西,總是覺得這些網路郵件比較隔閡,不像是熟悉的人親口訴說的話語,總是欠缺一些可以讓人感動的真實感。

提到「感動」這個名詞,其實正是促成我寫這段文字的原因,三月一日的晚上,我湊巧在公共電視頻道,欣賞到國家交響樂團紀念二二八的演奏,樂曲是蕭泰然的《一九四七序曲》、《台灣翠青》和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嚴格說來我算是音樂的外行人,但是當晚的感覺卻非常讓我自己驚訝,複雜的思緒翻騰起伏,使心情陷入非常深沈的激動卻又冷靜的奇妙形態,這是我聆聽各種樂曲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和現象,而且可以確定這是一種很深刻的感動。

old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