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ul Agenda:Goal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rts Education

首爾議程:藝術教育發展的目標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兩個老傢伙心血來潮,說走就走的跑了一趟東京,結果兩人都很欣慰的發現﹕真好,還沒老人痴呆,也還有體力上山下海。(會不會得意過頭了?)

品川是兩個人都不熟悉的地方,但想去的地方都沒漏掉。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前幾天和高市兒美的理監事為伴,一起在竹滬「共賞台灣海峽落日」,當天不經意的說自己是「浪漫的、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事隔一週,竟突然發現好像有點浪漫不起來了。無法浪漫是因為覺得自己原可「逍遙遊」,卻無端陷自己為兒童美術教育的困獸。

任何事都能輕鬆放下毫無罣礙,或許是一種境界,但也很怕只是一種童騃性的「不在乎」。同樣要花精神、耗資源,為高雄市的孩子或原住民兒童辦活動,為什麼看到太多人都無心追求品質和效應?較麻煩的是這好像不是少數個案,大從藝術與人文破爛的課程綱要,小到學校教學的材料包濫用,呈現出來的訊息是:「這是不好也不對的,但我們都接受而且沒有意見也不必作為」,就像絕大多數的人都知道:台灣發展核電是不對的;進口含瘦肉精牛肉是不好的,但事件就是堂而皇之的繼續上演著,然後大家都把自己裝扮成無辜,宣示自己是無奈的那一群。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無意中翻到了一頁老舊的手寫讀書筆記,看著泛黃的紙張,才發現這好像是一份曾經期待,但並未完全實現的願望(但也沒有完全落空)。而隨著時間和人事的轉移,竟讓我覺得似乎有重新再提起這項構想的必要。

「學習型組織」的概念源自Peter M. Senge博士的《第五項修練》一書,原本是突破性的企業經營理念,但發展過程中整合許多社會、文化發展的新觀念,結果形成一種全新的視野,可以用來審視一個團體的性質和發展可能,也可以用來衡量、規劃個人的生涯。1994年看了這本書,我竟然用「具有無限可能的全方位智慧」來形容這項理念。所謂的五種修練是一種團體式的成長,內容包括: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感覺上已經有很久一段日子,沒有和誰好好聊過天了,雖然電子郵件常有很多轉寄的訊息,但是我卻不太喜歡這些網路上的東西,總是覺得這些網路郵件比較隔閡,不像是熟悉的人親口訴說的話語,總是欠缺一些可以讓人感動的真實感。

提到「感動」這個名詞,其實正是促成我寫這段文字的原因,三月一日的晚上,我湊巧在公共電視頻道,欣賞到國家交響樂團紀念二二八的演奏,樂曲是蕭泰然的《一九四七序曲》、《台灣翠青》和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嚴格說來我算是音樂的外行人,但是當晚的感覺卻非常讓我自己驚訝,複雜的思緒翻騰起伏,使心情陷入非常深沈的激動卻又冷靜的奇妙形態,這是我聆聽各種樂曲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和現象,而且可以確定這是一種很深刻的感動。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寫在兒童視覺藝術教學研究推廣活動計畫之前     吳正雄Dec.2014

推動兒童視覺藝術教學研究的研討並不是心血來潮突然想做的事而是隨著台灣目前兒童藝術教育生態的現實狀況日漸累積了各種相關的刺激,經過一段時間認真思考的結果和行動。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寫在兒童視覺藝術教學研究推廣活動計畫之前     吳正雄Dec.2014

推動兒童視覺藝術教學研究的研討並不是心血來潮突然想做的事而是隨著台灣目前兒童藝術教育生態的現實狀況日漸累積了各種相關的刺激,經過一段時間認真思考的結果和行動。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看幾張今年兒藝節的活動場景吧,這是可喜的部分。至於可憂的,那就說來話長,不說也罷了。

兒藝節活動  IMG_0766.jpg  IMG_0757.jpg  IMG_0760.jpg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也是很偶然的事吧,去年在高雄市教師研習活動,講授了兒童畫作品評鑑的課,接下來就籌辦了評審的認證研習,於是邀約花蓮的萬榮瑞老師來助陣,作事認真的他向日本去蒐尋資料,竟然意外的發現,日本的兒童美術教育有了很驚人的變動,結果在7月7日的台中教師研習,我們兩個一起去「顛覆」台中美術教師的觀念,也有了很正面的熱烈回應,尤其是完全意外的第一次發現,台中教育輔導團藝文領域召集人,中科的詹校長竟從早上九點坐下來聽講,一直到下午四點半逾時結束,他連一步也未離開,說感動倒不如說是震揻,我四十多年接觸過的校長,這是頭一個,以後有沒有大概也很難了。

老萬也是心癢難搔吧,7月19日來電話,要我21日去和花蓮的一群兒童美術專長教師談同樣的課題,我也硬著頭皮搭飛機去了,早上9點到下午5點的課,卻耗了三天行程,但結果卻相當值得,不但張釋月老師遠從台東趕來參加,更促成了花蓮兒童視覺藝術教育學會的催生工作,總算是不虛此行。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應該又是另一段凑巧的機緣吧?並不刻意也不是非常在意,卻有點意外的回到高雄市兒童美術教育學會任理事長。這是個好像作不了什麼事,又似乎什麼都可以作的團體,一切就走著瞧了?感謝很多支持我的好朋友們,尤其是年輕的師資班長年伙伴們。大家加油!


Posted by oldWolf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1 2